荆楚战疫唱大风

2020-03-03 09:12:07 来源:残云 作者:残云 浏览:1913次 评论:0
导读:《荆楚战疫唱大风》早春二月,寒冷依旧,荆楚大地,风残云愁。本该是早播时节,布谷啾啾,却不料万街空巷,关门闭楼。一颗小小病毒,挂以新冠,穿口入喉,令人窒息,令人咳嗽,令人肺叶损漏。一时间,千村霹雳,万户萧疏,陡增祸事,频加坟头。天地如此不仁,竟以百..

《荆楚战疫唱大风》



早春二月,

寒冷依旧,

荆楚大地,

风残云愁。

本该是早播时节,

布谷啾啾,

却不料万街空巷,

关门闭楼。

一颗小小病毒,

挂以新冠,

穿口入喉,

令人窒息,

令人咳嗽,

令人肺叶损漏。

一时间,

千村霹雳,

万户萧疏,

陡增祸事,

频加坟头。

天地如此不仁,

竟以百姓为刍狗!

举国与武汉同怒,

举国为湖北担忧。

炎黄子孙自有回天之力,

楚国儿女从来不缺盖世英雄、

千古风流。


神农氏人类始祖尝百草

把生民解救,

祝融氏离地火种传后人

将黑暗照透。真武大帝现武当

踏罡布斗,

龟蛇二将落江汉

南北镇守。

春秋五霸楚庄王不鸣则已

一鸣惊诸候。

战国七雄合纵力逐鹿中原

傲视东周。

汨罗河屈原殉道义

忠心壮志为国酬,

襄阳外诸葛亮论大势

鞠躬尽瘁为民忧。

周公瑾羽扇纶巾烧赤壁,

共强敌孙刘两家借荆州。

这里有史记,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这里有成语,

问鼎天下破釜沉舟,

这里有绝唱,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

这里有风骚

九歌九章传唱九州。

这里有四大发明,

毕升活页印刷术,

这里有四大名楼,首屈一指楼黄鹤,

这里有四大君子,

春申君黄歇

大名压诸侯,

这里有

四大美女王昭君

惊煞鸿雁落荒丘。

这里有国粹,李时珍

《本草纲目》留宝典,

这里有《茶经》,

陆羽论茶道,茶水茶具有讲究。

千古英贤说不尽,

近代豪杰更风流。

张瑛半夜走街巷,

鼓励后生加灯油,

更有其子张之洞,

功劳永传万世口。


辛亥革命第一枪,

黄兴武昌美名留,

推翻帝制两千秋,

还有一个黎元洪,

“顺陂登山”当元首。

中共一大代表有其二,

董必武和陈潭秋,

南湖开会坐船头;

闹红军,四方面军实力强

西征英烈名不朽!

新中国,

改天换地搞建设,

湖北更是不落后!

长江大桥第一座,

天堑往来滚滚流,

十堰环抱汽车城,

二汽品牌誉九州,

三峡平湖世界殊,

南水北调丹江口。


人英杰,

地灵秀,

百山千水是独有。

紧紧依偎洞庭湖,

湖南湖北同春秋:

黄鹤楼对岳阳楼,

鹦鹉洲对橘子洲,

神女对望张家界,

汉水并着湘水走。

沉沉一线穿南北,

浪下三吴润绿洲,

通关口,

扼咽喉,

九省通衢总枢纽。

文人墨客千千万,

说不完楚国山和水,

道不尽楚人情与仇。

纵是金庸大侠生花笔,

也描绘不出太岳江湖的大画面,

演绎不了“惟楚有材”的大风流。


山也青,

水也柔,

靠啥吃啥是糊口,

本来民以食为天,

难得美味与佳馐:

三国得名武昌鱼,

清蒸红烧口水流;

五大名面热干面,

好吃隔夜味不馊;

三鲜豆皮豆中豆,

鱼糕鱼丸不刺喉。

可叹越吃胆越遛,

野味吃的过了头:

蝙蝠汤、

刺猬肉,

长虫狐狸和黄鼬,

硬的敢吃穿山甲,

软的能吃小蝌蚪,

刚长毛的小耗子,

尾巴一夹放进口,

脖子一伸吞下喉,

哎呀呀,

我说着说着就想呕……


俗话说,

世上万事皆有度,

一味贪吃把祸留,

如今吃出了新冠毒,

舌尖上的中国伤了舌头。

野生市场封了门,

野生动物自了由。

债有主,

怨有头,

似乎也像报了仇。

是缘由?

非缘由?

敬畏生灵总不谬,

节制自我少遗羞。

看看今天大湖北

人人自封多难受,

后悔药,

世上果然真没有。


自古英雄多磨难,

从来沧海看横流。

哪里摔倒哪里起,

不能连着摔跟头。

要说楚人聪明事,

生聚教训也无俦:

比如楚王好细腰,

害得民女全饿瘦;

比如霸王好自嗨,

没有剩勇追穷寇;

大才伍子胥

私仇至上搞内斗;

闯王李自成,

九宫山里不见首!


倒是咱们共产党,

不屈不挠不退后,

不信你看此战疫,

全球都说中国牛。

这是一个光复旧物的民族。

这是一场向死而生的战斗!

你看吧

党委政府临危担当协调左右,

共产党员先锋模范带动前后,

钟南山八旬院士

钟馗再世,

李兰娟古稀

挂帅

功德千秋,

一线医生冒着训诫应勇报警,

省亲护士千里单骑回奔值守,

的哥小哥志愿奉献不计报酬

农民兄弟捐献薪水情真意浓……


您再看,党中央,

总运筹,

武汉三镇先出手,

千万人口大城市,

说封就封

断行走。

解放军

子弟兵,

救灾救难冲前头

各地支援医疗队,

一省一市口对口,

十天建座大医院

中国速度惊全球,

雷神火神双出世,

“雷火震殿”斗瘟丑。

院士、

医士

护士、

战士。

此时人人视死如归,

医者、

患者、

隔离者,

志愿者,

此际个个风雨同舟。


看除夕之夜辞别亲友,

看长发美女理了光头,

看医生耳畔勒痕如沟,

看护士额头汗滴如豆,

全国同胞是泪也流,

血也流。

处处士气冲斗牛。

为了切断传染源,

团圆之日咱不聚首,

十四亿人一条心,

人人不出家门口。

一俟疫情有好转

又立即复工保供求。


啊!

数不清的英雄模范,

说不完的抗击成就,

道不尽的政府同筹,

赞不绝的民间高手。

这就是我们的体制,

我们自信它最优秀,

这就是我们的文化,

我们自信它最悠久,

这就是我们的国家,

我们自信它最雄厚,

这就是我们的人民,

我们自信他最能战斗!

天昭昭,

地悠悠,

湖北这场防疫战,

天地感动,

鬼神泪流。

天上九头鸟,

地上湖北佬。

原先,

我还以为是一句调侃,

现在我才觉得这是一个最美的表露!


九头鸟,

天运九转,

九死一生,

凤凰涅槃后,

一飞重霄九。

古人诗云:

无边落木萧萧下 ,

不尽长江滚滚流,

我们说:黑夜终将过去,

光明就在前头。

今天我们已准备将编钟演奏,

我们已准备赛锣鼓龙舟,

待明天纸船明烛送瘟神,

万类四时竞自由!

楚天荆地唱大风,

凯歌高奏我神州。

正所谓青山常在,

绿水长流,

胜利可期!

武汉加油!

湖北加油!!

中国加油!!!


作者:残云    编辑:mozhimoxia
欢迎访问水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