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微小说:《小吏的升迁》

2020-06-25 21:46:30 来源: 作者:流浪的松鼠 浏览:264次 评论:0
导读:原本再无升迁机遇的小吏欲再加官进爵,便苦心揣摩宰相个人喜好,小吏能否如愿以偿?小吏的升迁作者|流浪的松鼠河间府有一小吏,姓周名风,原在衙门里负责一些书写公文,保管档案的杂活。周风头脑灵活,精明干练,靠着左右逢源的手段步步高升,年逾五旬终于混了个县..
原本再无升迁机遇的小吏欲再加官进爵,便苦心揣摩宰相个人喜好,小吏能否如愿以偿?

小吏的升迁
作者|流浪的松鼠
河间府有一小吏,姓周名风,原在衙门里负责一些书写公文,保管档案的杂活。周风头脑灵活,精明干练,靠着左右逢源的手段步步高升,年逾五旬终于混了个县令。
照理说,一个毫无背景的小吏能混到这般田地实属不易。周风极有自知之明,坦言自己的仕途已经到顶。
时值百年一遇的大旱,县境里的河溪都干涸了,遍地枯黄的庄稼似乎见火就着。乡民们食无裹腹衣无遮体,携儿带母背井离乡者比比皆是。原本烟火味十足的村庄荒芜了,就连断壁残垣里的老鼠也骨瘦如柴。
常人皆言旱灾的可怕,周风却从中嗅出了不同的味道。周风谓内人道:“如今的旱灾百年一遇,这也给我的仕途提供了一个转折点。成则升官发财,败则削职为民,甚则性命不保。”
周风的内人不懂,周风解释道:“咱一个小小的县令,平常很难有机会接触王公大臣。如今大灾之机,朝廷必然会派钦差大臣前来调研,这也给咱们提供了一个结交王公大臣的好机会。只有结交了王公大臣,得到他们的赏识,咱们才有升迁的机会呀!”
周风一家住在县衙里,高堂大瓦,冬暖夏凉。周风拿着朝廷的俸禄,一家人自是衣食无忧,别说这百年一遇的旱灾,就是全县的百姓饿殍满地,周风一家也照样毫发无损。
旱灾之下,百姓们操心着田里的庄稼,作为县令的周风自然也不能闲着,他一方面带领着衙役们四处体察灾情抚恤灾民,一方面差人汇总灾情上报朝廷。
如果周风单有这些动作,也体现不了周风的过人之处。那周风另派出一拨快马赶赴京城,四下打探朝廷抗灾的动向,打探钦差大臣的个人喜好。
朝廷获悉旱灾,即命宰相到灾区实地调察。宰相领旨,手捧着御赐的尚方宝剑,带领着一干随从高调地离开京城。
周风把县里的大小事物均交有县丞全权处理,自己则全身心地投入到迎接宰相的工作之中。那边早有快马在宰相到来之前赶回了县衙,向周风汇报打探到的消息。
那宰相姓张名机,为官以清廉著称,深得皇帝的宠信。张机酷爱美食,是京城里有名的美食家。但凡南北的大菜,人间的奇味,只要张机尝上一口便能道出个子丑寅卯来。
周风这下犯难了。举全县之力弄出饕餮盛宴应该不是难事,关键在于这张机以清廉著称,大灾之机奉以山珍海味岂不是找骂?可一味的粗茶淡饭又怎能满足一个美食家的食欲?到底该如何款待宰相大人呢?周风知道这里面有一个“度”,这个“度”是最难把握的一个问题了。
不一日,有快马来报,说宰相的车队到了县境。周风立时带领着衙门六房管事的人员,出城门三十里外迎接宰相人等。
远远地看见宰相的车队浩浩荡荡而来,马蹄嘚嘚,车轮滚滚,扬起老高老高的尘土。周风等人依次跪在路旁,垂手低眉,恭恭敬敬。
“你可是县令周风?”
周风听得有人直呼自己的名字,心里自然明白,这是上差在说话,不然,这县境之内谁有如此大胆?周风略略抬头,向上观瞧。
距周风三步之遥,停着一辆漂亮的马车,车内坐着一个面相和善,身着紫衣的官员。这官员有个显著的特点——上下嘴唇特别厚,明显地向外撅着,估计挂个油瓶不成问题。周风心想道:“这一定就是宰相大人了,看他的口唇真不愧是京城里著名的美食家了。”
“宰相大人问你话呢!”
周风正在琢磨着车里的人,车旁边又有人大声说道。
“是,是是……”周风一连地说了几个“是”,又说道,“小人周风迎接来迟,请大人恕罪。”
周风引着宰相等人到驿馆歇息,一路上,宰相问长问短,问的全是抗灾和百姓的生活问题。还好,周风提前做过准备,倒也应答如流。周风在心里琢磨:“看来宰相大人属于清官的可能性极大,最起码他不像一个贪官。中午的饭菜该怎样安排呢?”
午餐,周风安排厨子炒了几个小菜——鸡蛋韭菜、辣椒西红柿、铁板烤鸭、红烧猪肉——周风想用这几个小菜试探试探宰相的态度。周风知道,人是有七情六欲的动物,这清不清廉和饮食态度也没有必定的联系。安排的这四个小菜有荤有素,普普通通,说大灾之年奢侈浪费吧,对于宰相的饮食标准来说这也不至于太过分。再一个,宰相的口味再怎么刁钻,这些菜品有荤有素,也不至于难以下咽。
席间,宰相手拿筷子却不怎么下筷夹菜。在陪同官员不断相邀的情况下,宰相才又象征性的夹了几筷子菜。周风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当天下午,宰相亲临灾区视察。每到一处,宰相总是批评周风抗旱不利,即是周风千辛万苦打造的抗旱样板工程,也没有落下宰相半句好话。周风吓得是胆战心惊,冷汗直流。他知道,宰相一定是带着情绪在视察。
晚饭时,周风吩咐厨子加了几个菜,宰相又批评周风不懂节俭,浪费钱粮。宰相反问周风道:“省下一两银子可以打多少井?”
宰相的语气相当严厉,多亏周风见风使舵,能言善辩,才化解了危机。周风道:“全县子民都知道宰相大人清洁廉明,如今不辞劳苦千里迢迢前来视察旱灾,这些酒呀肉呀的东西都是县民们主动孝敬宰相大人的。”
陪坐的乡绅官吏也都帮着周风打圆场,过了好一阵子,宰相才平息了怒气,草草吃了晚饭。
晚上回到家里 周风心有余悸。明天该怎样伺候宰相大人呢?周风牙一咬,心一横,生出破釜沉舟的一个计策来。
周风连夜地实施他的计划,赶在早饭前,一切计划实施停当,单等宰相一行人等前来就餐。
早餐稀饭馒头,两个小菜——一个萝卜炒肉丝,一个大头菜。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宰相大人竟然吃得津津有味。
宰相一手捧着饭碗,一手持着筷子,厚嘴唇一张一合不曾间断。但听得喝汤声“呲溜呲溜”,嚼馒头“啪啪”作响。周风看着宰相吃喝,后背却冷汗直流。
中午清炖心肺汤,爆炒回锅肉,晚上米粉蒸肉,凉拌腰子。宰相大人依然出奇的好食欲,一连几天即是如此。
好食欲带来了好心情,宰相对周风的抗旱措施有批评到接受,有接受到赞赏。周风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
宰相考察完毕,即日回京复命,周风还是安排了几个小菜为宰相饯行。席间宰相似乎有话要说,但欲言又止。善于察言观色的周风抱拳问道:“宰相大人有话尽管直说,下官必定奉命行事。”
宰相“嗨”了一声,叹息道:“这几日讨饶贵府,心有不安。贵府的饮食菜品皆合我意,想我走南闯北,竟品不出此等美食的渊源了。”
周风突然跪地,痛哭流涕道:“求宰相大人恕罪。弊县大旱,百年一遇,府库空虚,无有款待宰相大人之物,然下官见宰相顶烈日冒酷暑,亲历抗旱一线,繁重的劳作使宰相大人疲惫不堪,茶饭不思。下官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遂杀妻宰子取肉款待宰相大人。”
宰相先是大惊失色,默默不语,续而扶起周风,动情地说道:“真难为周大人了。待我回了京师,奏明圣上,再行嘉奖。”
宰相离了县城,周风如负释重。是夜,周风独自驾车行至一隐蔽的宅院,悄然入内。周风对屋里的人道:“真难为你们了,从此以后你们决不能再踏入本县半步了。”
屋内的人道:“如何是好?”
“待朝廷嘉奖下来,我到外地寻一田产安置你们,我们一家照样潇洒快活。”
“嗨……”
周风默默不语,屋内熄了灯光。
(本文系官场微小说(ID:gc-wxs)原创首发,作者:流浪的松鼠)
作者:流浪的松鼠    编辑:gljwm
欢迎访问水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