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微小说:《佛 咒》

2020-09-17 22:19:00 来源: 作者:孙晓霞 浏览:215次 评论:0
导读:佛 咒文|孙晓霞天气很冷,寒风一阵紧似一阵,他紧了紧大衣,将灰色的领子高高竖起,他手腕上那串佛珠冷得象要穿透他的骨头,他一直站在这老地方,转弯的风口上等那个人来。 路灯黄灰色的橙光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他不经意地回头望了望,他看见自己的影子似乎动了动..

佛 咒

文|孙晓霞

天气很冷,寒风一阵紧似一阵,他紧了紧大衣,将灰色的领子高高竖起,他手腕上那串佛珠冷得象要穿透他的骨头,他一直站在这老地方,转弯的风口上等那个人来。

路灯黄灰色的橙光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他不经意地回头望了望,他看见自己的影子似乎动了动,他心里猛地一惊,因为他一直站在这里纹丝不动,怎么自己的影子就那么没有理由地晃动了呢?想着,他开始心虚并急促不安起来,身体也颤抖了起来。

他手上的佛珠好像遂着他颤抖的身体“噼啪”作响,他想镇住,但无济于事,这天太冷了吧,他自言自语。

“嗨,”的一声,一只冰凉的手搭上了他的肩,他吓得惊慌失措地回头望见一张熟悉的脸,他要等的那个人,隔壁私立医院检验科的大高。

“想吓死我呀?”他抱怨道,很快,他的怨气就被大高顺手递过来的一大叠钞票驱赶得无影无踪。

大高斜睨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说;“干我们这行得心狠点,别那么胆小得像个屌丝,我们做这个又不是第一次。”说完,大高给自己点上一支烟,继续说;“你今天介绍来的那两个农村的特小气,六千元很不情愿地分了好几次才付清,上机子体检时才发现,人家身体根本就没问题。给你的是四千元提成”。大高说完转身走了。

今天自己怎么了?他问自己,可能是昨晚值夜班时被那几个病痛折磨得直叫唤的病人闹的没休息好。他觉得自己困倦得不行,但他还得去个地方,他这个星期找各种理由,将本应在自己公立医院做喉头穿透化验的几个病人,推荐到大刘的专科医院做了穿刺手术,当然大刘不会亏待他。

他打开车门时车钥匙将他手腕上的佛珠手链挂住了,他一用力,“哗”的一声,手链断了,翡翠玉的佛珠散落在车里、车外,他心痛得一缩,这串佛珠是他去年去缅甸旅游时请高僧开了光消灾的护身宝物,上面有四个大字“无灾免死”,花了十多万买回个心安。

他在地上慌张而盲目地找了一下,只捡到一个佛珠,他打开车的前灯特意照射着刚才掉落玉珠的地方,就再也找不着其他的了,大刘的电话来了,他愈发慌乱,他打开车内灯,发现车里还有一个佛珠。

大刘的来电一直倔强地响着,他不得已停下搜寻佛珠的动作,大刘的声音很不耐烦;“大江,怎么还没来?再不来我就走了哦,他妈的今天检察院的人来找我了,那个做穿刺的肿瘤病人晕倒在手术台上,他家有检察院的人,惹上麻烦了”,顿了一下,大刘又说;“电话里不好说,见面再谈”。他觉得浑身又开始颤抖起来了,而且手臂抖动得特厉害,他有种窒息感,他是医生,他知道自己是由于紧张加惧怕还有疲劳寒冷引起的血液拥堵心脏的原因,弄不好,心跳会突然骤停,他喘了口气,他想回家,但今晚他不得不去见和他合作了很多年的大刘,他坐上驾驶位,将捡到的两个佛珠紧紧捏在手心里,发动了车子,但他手脚好像不听使唤,车子急速地窜了出去,他的眼前一大片红光,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交警在事故发生现场把他僵硬的尸体抬下了车,他的手里还紧紧攫住那两个佛珠,那上面有两个字“死”“灾”。

作者简介:

孙晓霞,文名临川菜女已收录百度百科名人录,并被全球谷歌、搜狗等十多家高级搜索引擎收录,系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华新锐散文诗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我在我不在的地方》、《云中韵步》、《霞曦里》文集三部,在境外、全国公开发行的有正规书刊号的报刊杂志发表作品四十多万字,作品先后被《经济日报》、《散文选刊》、《敦煌诗刊》、《星星诗刊》、《微型小说选刊》、《读者》、《香港文汇报》等上百家刊物刊用或转载。美文《梦里乌镇》被中央电视台《电视散文、美文一百篇》收录。作品多次获国内各种征文奖项并入选各种年度读本、文粹。系二零一二年《读者》签约作家。

(本文系官场微小说(ID:gc-wxs)原创首发,作者:孙晓霞)
作者:孙晓霞    编辑:gljwm
欢迎访问水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