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利文学 -> 小说 > 正文

【首届全国《官场微小说》征文】198#:“清官” || 金琳

更新时间:2021-07-29 20:35:57 来源: 作者: 浏览115次 文字大小:

“清官”

文|金琳


人社局牛宽大局长手握重权,求他办事的人络绎不绝,牛局长为官“清正廉明”。
人社局牛局长和财政局长高明因为市召集局级干部开会相识,会议期间休息时两人打招呼后,聊得很投机,成为了好朋友,而且都有一个志趣相投的爱好:搓麻将。
财政局长高明有一个朋友,名叫季辉,原来在一个大国企政工科任干部,因为那个国企连年亏损,最后被别的企业挤垮,季辉下了岗。有一天,季辉去了人社部门求牛局长给安排个适合他干的工作,因为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的生活主要开支依靠他。
牛局长问他有什么技术和专长,季辉说:“多年来一直干行政工作,技术就是单位政工干事,专长就是在单位跑上跑下,没有其它技术了。”
牛局长听后,打着官腔:“你这样的技术和专长很难安排,某街道需要一个保洁员,你可以明天去上班。”
季辉一听让他去扫大街,马上说:“那工作,我不干。”
“你一个下岗人,为了全家老小的生活着想,就不要挑肥拣瘦的啦!再说,当前除了这个工作,其它工作人员都满满的,说不定哪个时候还会有像你一样下岗的,就是保洁员也争不上呢。”
季辉听后,不再吱声,也没有接受牛局长的安排。
节假日的一天,人社局长牛宽大到财政局长高明家玩,财政局长一见,高兴的说:“今天老兄到来,能否共垒一次方城(搓麻将)?”
“好啊!正合我意。”牛局长随口说。
“你来的正好,大家正等着你呢。”财政局长高明讨好的说。
屋子里的人中,其中一个是财政局长的好朋友季辉,季辉听到高明要他和人社局长一起搓麻将,心里因为人社局长没有给他安排个适合他干的工作,使得他还在家里待业,有些为难的对高明说:“现在让我搓麻将,哪有赌本?”
高明说:“季辉,不用担心,赢了归你,输了由我付钱,来吧。”
多年行走在官场的季辉,为人机灵,阿谀奉承很有一套,只是那天求人社局长是“英雄没有用武”之地,花言巧语,人社局长没有买账。他从前端着铁饭碗在企业非常清闲,既然高明给了他这个机遇,正好一显身手。于是入座。他坐在人社局长上首,人社局长有说有笑,非常高兴,摸牌码牌不失高官风度,哪知两圈过去,没有开和,人社局长手气不好,脸色由晴转阴,有些扫兴。打到第三圈,牛宽大做了一副“清万字”,已经出听,他怕被别人看出苗头,便把面前的十三张骨牌,一字式的扑在桌子上,轮到摸牌,不管是“餠子”还是“索子”,故意在扑到的牌里嵌几下,再把原来的牌打出去,两只眼睛,眨也不眨地盯住打出来的塘牌;忽然他的对面高明打了一张“三万”,牛局长连忙说:“碰!”立即伸出手,将那张“三万”拿到了自己面前,“啪啪啪”,翻转扑在面前的所有骨牌,高兴的说:“清万字!三百和!”
季辉一看,人社局长听的是“三六九万”,他把机灵的眼珠子一转,胸有成竹地对人社局长说:“牛局长,您看,我这付牌多么可惜!”
牛局长歪头一瞥,他听的是边“三万”,在他上首,是可以拦和的,心里大为吃惊。就在这时,季辉把树在面前的十三张牌,“啪啪”扑倒,“哗”地推入塘牌之中,搅了搅,把牌弄乱,对牛宽大说:“牛局长紫徽当头,财星高照!”
人社局长牛宽大心领神会,明白是他故意让给自己和“清一色”的,对他的好感立刻涌上心头,认为他是个会来事的人,心里倍增愉快,面容由阴转晴,红光焕发。
最后搓麻将的结局是“三归一”,牛局长不愧是局长,人事安排的领头雁角色,岂能不是赢家?
过后,人社局长对财政局长说:“你的朋友曾经因为工作找过我,当时让他干扫大街工作,他没有接纳,现在,我听说某区银行正缺一个行长,属于你的管辖范围,安排一下吧。”牛宽大拍着高明的肩膀说。
几天后,下岗的季辉当上了那个银行的行长。
四年后,人社局长因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审查,一下子查出了他受贿的手段——赌,“赢”了上千万元人民币,那些“输”给他钱的人们,有的也犯了行贿罪。
本文系官场微小说(ID:gc-wxs)原创首发,作者:金琳



作者简介





笔名:金琳.微信名:金胜义.现居西安市,自2000年开始投稿,至今在报刊杂志(纸质)和网络平台被采用发表诗、文600多篇,100多万字。被纸质发表的文章曾经被有的报刊转载,现在是(华文原创小说)签约作家。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官场微小说:三位老兵
    三位老兵文|黄福胜又到一年龙舟水。防汛救灾,成了这个四面环水的中洲镇每年不可或缺的一项工作。镇防..
    官场微小说:红包
    官场微小说:刺
    官场短篇:局长的父亲惹了祸
    官场短篇:苦心
    官场微小说:东溪河的水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