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宁原水务局长康清焰贪腐案前传:“标局”

2020-02-21 23:53:20 来源: 作者: 浏览:245次 评论:0
导读:一个举报,让绥宁人马振兴和他的生意伙伴“损失一两百万!”4个月前,他们竞标绥宁县一个预算1700万的水利工程,幸运地成为第一中标候选人。庆功酒的余味未消,即遭人举报违规,到嘴的肥肉飞了,进了举报者的碗里。很快,举报者被发现有类似的违规,马“以其人之道还..
    一个举报,让绥宁人马振兴和他的生意伙伴“损失一两百万!”
    4个月前,他们竞标绥宁县一个预算1700万的水利工程,幸运地成为第一中标候选人。庆功酒的余味未消,即遭人举报违规,到嘴的肥肉飞了,进了举报者的碗里。
    很快,举报者被发现有类似的违规,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场“戏”尚未落幕,另一起招投标纠纷又被翻出。两个故事和背后形色势力,勾勒出一个复杂的利益江湖。

    相互举报的闹剧


    偏居湘西南的绥宁,是全省交通最闭塞的县之一。
    2011年11月,该县平溪河流域金屋防洪工程公开招标。业主方法人代表、县水务局长康清焰介绍,项目预算造价1700多万,八成资金来自中央,剩余部分由省县两级配套。
    当月29日,开标仪式在长沙一家宾馆举行。
    共有34家公司参与角逐,它们都通过了资格审查,接下来将由一台吹球机决定胜负——每家公司的编号都写在机器里的乒乓球上,谁的球先被吹出,谁就是胜者。
    这种定标方法类似福利彩票开奖,全凭手气,目的是杜绝内幕交易。
    湖北宏盛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盛公司”)的球先跳出来,成为第一中标候选人。这家公司与马振兴合作,如不出意外,他们将拿下这个工程。
    马邀请生意伙伴摆下庆功酒。项目利润有一两百万,对一个来自偏远山区的小老板而言,自然值得庆祝。
    湖南湘禹水电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禹公司’)当天屈居第二,他们若想翻盘,只能是第一名被取消资格。
    接下来的故事,果然照此发展。
    12月1日,湘禹公司及其合伙人丁祖燕,举报宏盛公司违反了本次招标要求——“在最近三年内骗取中标或严重或重大工程质量问题的或受到省市水利部门通报批评或有不良记录的”不得参与投标。事实也很清楚,两年前,宏盛公司参与湖北省一次招标时伪造证件,被记不良行为。
    宏盛公司的中标资格被取消,湘禹公司如愿以偿,并很快拿到了施工合同。
    马振兴心有不甘,上网查询对手的信息,结果让他惊讶,湘禹公司同样有三年内的不良行为记录。一次是2010年7月,因“不按规定上报建筑业统计报表”被湖南省住建厅通报;另一次是当年2010年1月,因诚信资料档案不实,被广州市城建委记名。
    马向省县水利部门反映,未获满意答复,遂求助媒体。“主管单位为让意中人中标,搞双重标准”的的消息,立刻在网络上传播。
    康清焰说,调查发现,湘禹公司确实违反招标要求,省县两级水利部门正在讨论具体处理意见。
    闹剧尚未收场,另一桩“旧案”又被搬上网络。


    合伙人


    发帖人陈东升,如今是台州一家高档KTV的后勤主管。

    他是浙江人,曾在绥宁经商多年,积累下财富和人脉。2009年,他与当地人合作承揽移动基站和廉租房工程,颇有斩获。

    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激活农村水利投资,陈东升开始涉足水利工程项目。

    他的运作模式与马振兴相同,一方面“借助”外地公司资质参与项目招投标,另一方面凭借在当地的人脉打通各个关节——在绥宁,以此方式从政府工程中分利者,数量颇为可观,在水利投资额全国第一的湖南,则不计其数。

    他们的角色身份难以界定,县水务局长康清焰用一个宽泛的概念将之概括——“合伙人”。

    通常,“合作人”能在招标前打听到项目的具体细节——这得益于在当地的人脉,特别是与政府部门的良好关系。

    接下来,需要找一家外地公司制作介绍信和标书,以取得合法身份。前者的“市场价”约几百元,后者从几千到几万元不等。

    招标期间,“合伙人”以公司名义运作,谨慎者会事先填一张公司入职表。必要时公司会派人出场——比如开标当天需要项目经理到场,马振兴说,相关费用通常由“合伙人”负责。项目资金也通过公司账户往来。

    若竞标成功,双方会商定施工期间各自的投入,以及盈利后的分成比例。

    一个问题是,建筑公司为何愿意与“合伙人”分利?

    绥宁境内有94条溪河,分布于山地丘陵间,这种地貌上的水利工程如县水务局副局长胡辛所说,“插几根管子,修两堵墙”——意思是都是中小项目,没多大赚头,外地公司不大看得上眼。何况国内水利投资连年增长,水利公司不是“吃不饱”而是“吃不完”,与其摆平地方各种关系才能啃下一块“鸡肋”,还不如与更擅此道的地方能人合作。

    “出借”资质也是个好买卖,“一个月借三次,就有十来万进账,比做一个月工程赚得还多”,胡辛发现很多公司乐于此道。中标反倒不一定是好事,这会“吊住”一个项目经理——法律规定一个项目经理一次只能负责一个项目,而项目经理又属于稀缺资源。

    不过,一次招标可能有几十个竞标人,而中标者只有一个,所以“出借”资质总不缺市场。

    上述种种,几乎都踏过了法律红线,“但很难抓到证据”,康清焰说。

    胡辛坦诚,绝大多数在当地竞标的公司,背后都有“合伙人”的身影。

    作为连结各方的纽带,他们也是利益争斗场上的主要角色。

    陷入舆论漩涡的官员



    2010年的绥宁陈家桥供水工程,投资400多万,是陈东升唯一参与的水利项目。

    为增加胜率,他准备了两家公司竞标,之前还计划拿出10万块疏通关键官员,但“钱没送成。”

    他最终还是失败,却败得很不甘。期间种种争议,也让负责招标工作的胡辛深陷舆论漩涡。

    招标采用“最接近底价者中标”,“圈内”曾传言,胡会将标底透露给他的大学同学黄某——黄代表衡东一家公司参与竞标。

    开标前一天,有人对胡进行了跟踪,并成功拍下他当晚进宾馆房间与黄见面。胡辛后来知道,此人是当地一名村支书,也一名竞标者。

    胡承认此事,但解释只是一个巧合:黄远道而来,约了另一名大学同学在宾馆房间聊天,他当晚去宾馆拜会见来绥宁公干的上级领导,路过同学房间,礼节性入门拜访,“只想着二十年的同学感情,不闻不问也不好意思,却忘了避嫌。”

    “至于标底,当晚12点才做出来,第二天还进行了微调,所以我不可能泄露。”

    不过,开标当天的一系列事件,将猜忌和质疑推向高潮。

    现场出现了两个相当“精准”的报价,引起众人哗然。与陈东升合作的湖南水利水电第一工程公司,所仅少于底价218元;黄某的公司,也只高于底价222元。

    “马上就有人说,100多万的底价,只差200块,肯定有鬼。”陈东升记得。

    胡辛不认可这种质疑,“工程很简单,事先还提供了项目清单,报得准也正常。”

    猜疑归猜疑,招标还得继续。如果不出意外,陈东升的公司将成为第一中标候选人。

    反常的是,招标代理公司拒绝现场宣布结果,心生怀疑的陈拦住代理公司的车不让走。

    争吵中,有人对胡辛喊,“你昨晚和谁见了面心里清楚?有录像在这里!”

    僵持许久,代理公司被迫出示书面结果:黄某的公司成为第一中标候选人;与陈合作的公司被淘汰,理由为“没有提供造价员证”。

    陈东升提供的是预算员证,从2005年开始,它陆续被要求更换为造价员证。但出于惯性,在有些项目招投标中,预算员证依然被承认。

    陈认为自己是被“找借口黑了”,四处投诉未果,失意归乡。

    今年3月,借平溪河防洪工程项目的风波,心存芥蒂的他将当年旧事抖出。


    这个圈子太复杂



    “合伙人”的圈子里,流传着“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的说法。一个投资1000万的工程,法定利润超过100万很常见,“如果偷工减料又是另一回事了”,马振兴说。

    利益诱人,各种算计和争斗充斥其间,也就不奇怪:几个“合伙人”及其控制的公司相互联合,叫围标;收买掉竞争对手,叫买标;业主方、代理公司、评审专家同样在收买之列。在“抽签定标法”尚未普及的年代,类似故事在国内招投标界常有爆出。

    2000年后,通过抽签来决定中标人逐渐普及。这种方法以牺牲充分竞争为代价,但公开透明、操作简单,颇受业主方欢迎。

    以“抓球”为例,这是定标法的一种,分两个步骤——1、写有数字的乒乓球放在纸箱里,每个竞标人抓取一个,确定各自对应的号码后,再投入箱中;2、业主方代表再从箱中抓球,第一个球上数字所对应的竞标人,即为第一中标候选人,依此类推。

    “实际上也有可能作假。”陈东升说,“如果我是业主方,要保证你中标,会想办法在你的球上留一点双面胶之类的东西。我摸到这个球,把记号抠掉后拿出来,你就是第一中标候选人。”

    2009年,绥宁武阳镇的一次水利招标,竞标者们表现出了足够的警惕。“每一个球都反复检查过,纸箱子检查一遍还不放心,又换了一个箱子。”当时参与竞标的绥宁人徐安记得,“那次的结果,大家都心服口服。”

    之后,当地水务局开始启用更透明的方法——机器吹乒乓球。

    讽刺的是,第一个用此方法的招标项目,平溪河防洪工程,就爆出闹剧,至今未能了结。

    举报路上的马振兴心情复杂,“我手里的东西拿出来,能让很多官员下台,但那等于断了自己的后路。”

    淡出招投标圈的陈东升,痛斥其中的官商勾结,却并不忌讳谈论自己曾笼络官员、围标买标的种种。

    胡辛已近退休年龄,这个曾深陷舆论漩涡的官员,感叹其位难做,“每次招标,有老板送钱,有不同的领导打招呼,哪个都不好得罪。”他还记得当年拒绝为一个“合伙人”疏通、对方找来“混混”上门威胁时的情节。

    “这个圈子太复杂。”他感叹。

    (应采访对象要求,胡辛、马振兴、徐安为化名)

    贪念如洪水 决堤难自遏

    ——湖南省绥宁县水务局原局长康清焰受贿案剖析

    水务部门曾一度被看做是“非主流”的“清水衙门”,可一位偏远山区县的水务局长,却利用职务便利,成了“雁过拔毛”的“周扒皮”,先后收受多人送来的财物共计人民币23.5万元,并在工程款结算、工程投标、争取工程项目等方面为相关人员谋取利益。有媒体曾把他说成是“把百姓安危记心头”的正面典型,但在私底下,他却是一个“现金红包记心头”的反面代表。

      2014年3月3日,他因犯受贿罪,被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没收财产1.5万元。其受贿犯罪所得23.5万元,被依法追缴、上缴国库。

      一个正科级的水务局长,看似职级不高,权力却不小:水毁工程维护、病险水库加固、河堤修复,工程量不大,但涉及的资金总量却不少。随着国家对水利建设的投入加大,昔日“冷部门”曝出腐败案件,让人震惊,更值得警惕。

      敢于担当,他曾是“带头人”

      翻开2010年6月29日的某国字头报纸,一篇名为《百姓安危记心头》的通讯报道颇为引人瞩目。这篇报道记录了湖南省绥宁县抗洪一线水利人的感人故事,其中康清焰在一线参加抗洪救灾的身影在照片中清晰可见。

      康清焰,时任湖南省绥宁县水务局长。一名熟悉他的县水务局干部说,康清焰曾是一名“很想干事”的干部,遇到突发事件有担当,碰到技术难题肯钻,并且积极为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出谋划策。

      绥宁是一个典型的山区县,水利地形复杂。过去,农民修建水利工程时,图省钱、省工,造成工程质量差、防洪标准低,一旦发生大的水、旱灾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水利成水害。为此,康清焰针对当地情况,写下了《山区小型水利工程的建设与避灾初探》,提出了因地制宜改善水利设施的思考。

      2011年8月,水利部表彰湖南水利建设与管理先进集体和个人,8月22日的《湖南日报》有这么一段文字:“十一五”以来,我省各级水利建设与管理部门大力推进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和大规模水利工程建设,涌现出一批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并受到水利部表彰……绥宁县水务局局长康清焰……被授予“全国水利建设与管理先进个人”称号……

      在湖南,有120多个县(市、区),水利水务系统干部职工有数十万,作为相对落后地区的水务部门干部,能获得国家级荣誉,实属不易。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位水务局长顶着“全国先进”的光环,却在私底下大肆干着收人钱财、损公肥私的勾当。俗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康清焰的问题很快便露了馅。

      以权谋利,他变身“中间人”

      在检察机关对康清焰提起的诉讼中,共有6次受贿记录,全部与水利工程有关,其中最大的一次13万元,最小的4000元。通过检方的指控,不难看出康清焰是个很会以权谋利的人。

      2007年,湖南省规划中小河流治理项目。当康清焰得知身边朋友杨某在上面“有关系”、“能疏通”后,立即让杨某去找关系人,使绥宁县中小河流治理项目得以审批立项。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杨某要求在承包这些工程中得到照顾。想到杨某曾为项目出过力,康清焰同意了。

      2008年5月,绥宁县发生特大洪水灾害后,绥宁县决定对长铺子乡田心村水毁工程进行修复,康清焰主动打电话邀请杨某参与投标。杨某中标后与水务局签订了标的额为人民币24万元的田心村水毁工程修复承包合同。工程完工验收后,为感谢康清焰的帮助,杨某在2008年底给康清焰送了5000元。

      如此一笔看似不多的小钱,使康清焰尝到了甜头,让他思想防线彻底坍塌,从此一发不可收拾。2008年8月,绥宁县水务局设立绥宁县江口塘水库除险加固工程项目,康清焰以为自己“发财”的机会来了。当时,老板阳某准备参与竞标,并向康清焰打听评委情况。康清焰不但毫不避讳,还授意阳某去找评委粟某,并主动打招呼。阳某看到“有戏”,为使康清焰帮忙帮到底,提出了“合作投资”,康清焰也答应了,并象征性地投入了1万元。

      于是,康清焰和粟某均以“合作投资”的方式,参与阳某的投标。阳某中标后将工程转让他人,获利52万元。后阳某退还康清焰人民币1万元,此外康清焰和粟某各分得人民币13万元。自收受这笔巨款后,康清焰再次面对行贿款时,脸也不红了、手也不抖了,后来的几笔贿款,他都收得理所当然,最多只是在收钱的时候佯装推辞、客气几句。

      穷途末路,他仍自欺欺人

      自认为过年时接受“朋友”以拜年为名送上的几笔“礼金”很“安全”的康清焰,后经人检举和有关部门调查,很快便束手就擒。

      戴上手铐的那一刻,康清焰后悔了,但为时已晚。然而,康清焰在后悔的同时,仍不忘为自己的6次受贿行为逐一辩解,并认为自己的行为“仅属违纪,不构成犯罪”。

      法院在审理康清焰收受杨某5000元的行为时,康清焰认为,杨某促成绥宁县被纳入中小河流治理项目,绥宁县水务局集体为表感谢,才邀请杨某参与招标,并非他个人利用职务便利提供帮助。由此,康清焰认为这笔钱是春节的“人情往来”。对此,法官认为,杨某确实为县里的水务工程出过力,但康清焰是在明知杨某是出于感谢而送财物的情况下接受现金,其主观方面存在受贿的故意,符合受贿罪的特征。

      而对于那笔13万元的巨款,康清焰则理直气壮地认为“收受阳某的13万元,是合作项目的正当分红,与所任职务无关”。对此,法官认为,康清焰当时身为绥宁县水务局局长,是江口塘水库除险加固工程项目法人的主管领导,他利用自身的职务便利,向其直接管理的下属粟某打招呼,要求给予关照,已经实施了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在“合作”投标江口塘水库除险加固工程过程中,报名、购买资质、制作标书等竞标的前期准备工作都是阳某操办,所需保证金也全部由阳某负责筹集,康清焰既未参与实施,也未参与商量、策划,就连前期实际开支的具体费用也不知情。康清焰仅出资1万元,其行为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出资合作投资行为,其主观上具有受贿的故意,行为符合受贿罪的“权钱交易”本质特征。

      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的康清焰应该明白,在法律之外,还有党纪的约束。党员领导干部不得违反规定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这在《廉政准则》里有明文规定。打着“合作投资”的幌子从中谋取不正当利益,既违法,又违纪,必然付出沉重的代价。(记者 邹太平 通讯员 龙源)


来源丨绥宁公会、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    编辑:gljwm
欢迎访问水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