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务局长敛财5500万,欲出逃前发短信:怕顶不住,准备逃!

2020-04-01 23:40:41 来源: 作者: 浏览:1128次 评论:0
导读:深圳市水务局原局长、党组书记张绮文张绮文,男,汉族,1957年8月出生,广东紫金人,研究生学历。曾担任共青团惠阳地委宣传部副部长、办公室主任,共青团深圳市委调研部部长、办公室主任,共青团深圳市委副书记、书记、党组书记,深圳市青联主席,深圳市福田区委副书记兼..


深圳市水务局原局长、党组书记张绮文


张绮文,男,汉族,1957年8月出生,广东紫金人,研究生学历。曾担任共青团惠阳地委宣传部副部长、办公室主任,共青团深圳市委调研部部长、办公室主任,共青团深圳市委副书记、书记、党组书记,深圳市青联主席,深圳市福田区委副书记兼区政法委书记,深圳市盐田区委副书记、区政府副区长、代区长、区长,深圳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深圳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党组书记、局长。


张绮文2009年8月-2015年7月任深圳市水务局党组书记、局长。2015年10月9日,涉嫌严重违纪犯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张绮文的落马极具戏剧性


张绮文的落马毫无征兆。2015年6月1日当选政协常委、7月24日卸任市水务局局长、党组书记,还发表了卸任讲话,短短5天后,2015年7月29日,深圳市纪委在官网深圳明镜网上发布消息称:政协深圳市第六届委员会常务委员(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深圳市水务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张绮文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值得一提的是,张绮文7月24日卸任深圳市水务局局长、党组书记大会上,也充满深情地发表了告别讲话。


他说:“回顾了这六年,与同志们一道经历了深圳水务难得的发展机遇,见证了深圳水务的日益发展壮大,也为深圳水务的发展贡献了一份微薄之力,在这里度过了值得终生铭记的无悔岁月,并表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一如既往地关心市水务局的事业发展。”


不料,这一告别讲话却也成为其政治生涯的最佳结束语!



张绮文受贿案,检方建议在11年至14年之间判处刑罚


两年之后,张绮文受贿案终于开庭。2017年9月首次在广州中院开庭时,检方起诉了张绮文7宗受贿事实以及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的事实。待到12月21日再次开庭,检方补充起诉一宗受贿人民币200万元、港币50万元的事实。


至此,广州市检察院指控,张绮文利用职务便利,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968万元,港币710万元,美元30万元;有价值人民币2778万余元的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按照目前的汇率算下来,此人涉案金额高达人民币5500多万元。


检方认为,张绮文构成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应当数罪并罚。张绮文犯罪以后自动投案,是自首。公诉人发表公诉意见,鉴于张绮文从侦查到起诉开庭,认罪态度都不错,愿意退出所有涉案款项,如果在宣判前退清涉案款项,可以予以考虑。之前量刑建议不变,综合量刑建议在11年至14年之间判处刑罚。


借美国买房索贿,一收就是几百万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此前至少已有3名涉案商人过堂受审。2016年8月,深圳广水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蔡雄进向张绮文等人行贿一案在深圳中院开庭审理。此人被指为工程招标等事由,向张绮文行贿人民币760万元、港币40万元。


据蔡雄进供述,他给张绮文行贿多数是在停车场。比如2012年下半年,在华丰大厦楼下停车场,他将两个各装有100万元的旅行袋放在张绮文车辆后尾箱内。2012年8、9月份,他又在该停车场内将一个装有人民币80万元的旅行袋递给张绮文,并称是给其购买丰田酷路泽越野车的钱。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2012年底,还是在该停车场内,张绮文分别收了200万元、300万元。


同样在2016年8月,深圳光胜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及其董事长叶某庭因涉嫌单位行贿罪在深圳中院开庭受审。他供认,在张绮文的指点和关照下,他顺利中标当地一个工程,便给张绮文送了 100 万元。


同样在2016年8月,深圳市建恒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该公司董事长黄某立涉嫌单位行贿罪一案,在深圳中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他为了搞好关系以及拿工程,先是给张绮文送了50万港币,后又送30万美元。


黄老板称,第一笔钱是自己主动送的,第二笔钱则是对方索贿。“张绮文说自己和前妻的小孩在美国读书,需要买个房子,但是手头钱不够,想借30万美元。”他并不愿意送,“我知道他说借的意思,肯定是不会还的了,但我也不想得罪他。”


与商人订攻守同盟,办假身份欲出逃


对于如此一个巨贪是如何落马的,中纪委网站曾在张绮文被双开半个月后披露了惊心动魄的细节。


2015年7月22日下午,深圳市纪委在对张绮文案重要涉案人员、包工头蔡雄进(上文所述涉行贿老板之一)进行调查时发现,他与一男子谈笑风生地走出大楼。当调查人员迎面向蔡亮明身份时,发现与蔡把手言欢的男子竟然就是张绮文!


基于此,蔡雄进在受审时当庭认罪,并提出自己于2015年7月22日,在纪委人员到来后主动亮明身份配合纪委调查,属主动投案,并且所承包工程均无质量问题,请求法院从轻处罚。



看法新闻记者发现,张绮文和蔡雄进当天之所以聊得那么高兴,是因为他们刚刚订立完攻守同盟——蔡雄进表示“打死也不会出卖兄弟”,张绮文认为蔡“靠得住”。


然而,当蔡雄进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带走时,张绮文开始从办公室保险柜中将大量银行卡、存折等取出,专程移送至广东河源紫金老家,并交代弟弟妥善保管。后来,其弟将上述证据材料藏匿于岳母家中卧房的床底下。


当地纪委紧接着发现,张绮文曾在多年前通过伪造材料,骗取公安机关办理了另一个身份“张润成”。7月28日,当调查人员再次出现在张绮文办公室时,他自知情况不妙,离开办公室时,偷偷将口袋中的另一部手机丢到花盆之中。


这一切并没有逃过调查人员的眼睛,打开该手机一看,发现有一条发出的信息:“我怕我顶不住,要做好走的准备。”张绮文后来交代,该手机专门用来“搞关系”、“找门路”,他当时已经考虑用张润成的身份出逃了。


来源:客家搜


作者:    编辑:gljwm
欢迎访问水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