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利文学 -> 小说 > 正文

【第三届水缘文学征文041#】接“爷爷”(小说)​||VIP作家/王培惠(山东)

更新时间:2022-06-18 22:32:40 来源: 作者: 浏览17次 文字大小:

【小小说】

接“爷爷”

VIP作家/王培惠

(一)
这天下午, 白雪皑皑,寒气逼人,滴水成冰。
我去某中学接读初中的孙子。今天放学早,我提前驱车在校门口等待。
零下十几度,北风嗖嗖的,可这任务神圣而艰巨,不能有误。都说疼孙子,强起攒金子。这话我也认可。
俊逸、睿智  、懂事的孙子品德优秀,学习名列前茅,班长,学生会部长。看到孙子在教育部和省获得的金、银牌等奖就心潮澎湃。让当爷爷的我头上发彩,脸上有光   ,心里骄傲。洋溢在脸上,喜欢在心里。真得是看之悦,想之爱,思之亲。隔辈亲,言之有理,古来有之吧?
都说庄稼看着人家的好,孩子看着自己的好,这是一般规律。我对爱孙不“惯着”,褒贬分开,爱憎分明。
时间尚早,我们几个在同一“知青点”下过乡的老哥们,围在一起,海阔天空,乱侃大山。正议论孩子们马上就要考试的事情。
忽然,一辆凯迪拉克轿车悄无声息地停下,从车里钻出一个“光头强”来,那明亮光滑的头和白雪相映,光彩夺目,落个苍蝇也会劈叉。
原来,是我们一块下过乡的小李,外号叫:“孙子”。
我们不约而同地疾呼:“老李,孙子!你怎么来了啊?”
我戏谑:“你真是大闺女坐轿——头一回啊!”
另一个伙计道:“你接谁?老几的(几奶的)孩子?”
又一个伙计跑过去,摸着他的头说:“头发还没有长出来啊?怪不得叫你孙子!”
老李反唇相讥:“贫嘴!那猴浑身是毛,是你祖宗?”
那伙计又说:“你嘴上挂着二两银子?抹了猪油?”
老李笑得眼睛瞇成一条线,丝毫不在意这些。见面就觉得亲。
老李这才回话:“我来接爷爷呢!”
大家莫名其妙,我说:“你老爷子不是在对面敬老院里吗?中午喝大了,看错门了吧?”
老李比划了一下身高、特征,人们才恍然大悟,心神领会。原来是“水中桥”?一个任务啊。
(二)
别看人家老李这“光头强”,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却是本市赫赫有名的百亿大户。泰山不是垒的,黄河不是尿的。他确实是富得肥腚流油,但优点是爽快大方,幽默风趣,乐善好施。
但以前却是声名狼藉,办事是没头没腚的人,三岁小孩也斜眼看他。
现今非昔比,有地位了(市政协常委),有工厂、房产等,人亦变好了。许多人说他脱胎换骨,有正事了。
可人们也有传言,说他如何如何,但都是隔皮猜瓜,没有啥事实。也有别人故意造谣的成份。在绝大多数人们的心目中,依然是“大能人”。
老李曾与我一起下过乡,一锅里抡勺。睡一个“草窝”,盖一床被子。那“地瓜屁”可没白放,熏得蚊子都绕道而行。我也是屏住呼吸,哪敢喘大气?那年代,我们吃“反修高粱”喝地瓜面面条,连狗都不叼、不闻、不吃。
老李幽默风趣,笑话频出,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直筒大布袋。
老李说来接“爷爷”,人们明白其意后,哄堂大笑。换辈大错位,真幽默到家了。这老小子,怪不得是大款,智商就是高。
说话间,老李那肥头大耳,腆肚撅腚的孙子背着两个大书包出来了。出门就扯下校服,露出一袭名牌服装。
老李冲刺般跑过去迎接,恭敬虔诚地接过书包,嘘寒问暖,疼爱有加。
老李把书包背在肩上,跟屁虫一样跟在孙子的后面。
我一看这阵势,真和接“爷爷”一样。老李“言之有理”。我本欲再戏弄他几句,觉得不合时宜,打铁看火候啊!
这时,老李让其孙子给我们问个好,喊我们一声爷爷。他孙子没听,但拱手做了个辑,转了一圈,意思是都有了。活像“熊二”一样滑稽可笑。更似那威虎山上的土匪“八连长”。口中道:“这厢有礼了!”
惹得在场的人都笑了。
(三)
有人说:“老李这孙子年年学习第一,不过是倒数,脑瓜子不笨,但没用到正地方。”
也有人说:“没差种,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看看啊,那麻雀腚脑袋瓜,贼像!老李头上满打满算,不过三根毛,一抹平川。他的孙子也不多,也似那“光头强”。
他孙子对老李连揖也免了,更没有叫声爷爷,直言道:“老李头,买饮料了吗?我渴了,”老李急答:“唉,忘了,一会就去买!这么冷的天气,不忒凉吗?”
孙子答:“我就是愿意喝!”
老李说:“今天太冷,明天买不行吗?”
孙子立即说:“放屁!你是干嘛吃的?啰嗦个蛋啊!”
老李说“你这孩子,不懂礼貌,让这些爷爷笑话你啊!”
老李的脸如猴腚一样,感到极尴尬。
老李问孙子:“去哪儿?”
孙子答:“去黄河酒楼,我要吃王八!”
老李说:“好!好!好!小意思,我的爷爷!”
老李似“车夫”一样,拉开后门,扶孙子上了车。
老李给我们摆了摆手,似有歉意地对我们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有人说:“老李不差钱,”咱们是死工资。他对孙子百依百顺,除非是天上的星星摘不下来,几乎是要啥给啥。”
我说:“再富也不能富孩子,再穷也不能穷孩子,”我觉得这话中肯,人们表示同意我的看看法。
我们的孙子也出了校门,大家觉得意欲未尽,约定星期一早来,继续聊。
时不几日,传来一个坏消息:“老李的孙子犯了不知啥法,他正好12周岁,够杠了,竟竟然被劳教去了。”
我们感叹:“对孩子不能错位,“子不教,父之过。”他就是孙子,当“爷爷”咋行?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VIP作家/王培惠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培惠,男,山东齐河人,大专;网名:平民一夫;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华夏精短学会,中国当代作家联盟协会,蒙东小说,文林书评,官场微小说会员、签约作家;自2021年至今获全国征文大赛金奖、一、二等奖十五次;在《精短小说》、《齐鲁文学》、《齐河文艺》、《齐河报》、《作家报》、《官微小说》、《翰墨漂香》、《中国最美游记》、《当代散文》等书刊平台发表作品300多篇;有文被北京大学、国家图书馆珍藏书刊收录。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