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利文学 -> 小说 > 正文

【第三届水缘文学征文045#】县官要来俺村(小说)​||吴贤林(浙江)

更新时间:2022-06-22 21:54:24 来源: 作者: 浏览11次 文字大小:

县官要来俺村

文/吴贤林

民国十六年仲秋的一天午后,金风送爽,秋色宜人。南山村保长通知8个甲长(相当于现在的村民小组长)说:“接乡里通知,新任县官明天要来俺村视察,这既是对我们村的信任和关爱,又对我们新的考验。你们赶快发动各农户打扫卫生,尤其是几条村道,务必要打扫干净整洁,凡踳驳之处,须及时整改。若谁家门前及门前路上有垃圾或家禽家畜的粪便等,罚谷三斗。凡村道边的村民门前杂物须要整理得偡偡齐齐,违者罚谷三斗。我崇尚务实,不容有欺绐之举,请各位好自为之。”各甲长领了保长的“圣旨”后,纷纷通知本甲农户,传达保长的指示,并将罚谷三斗加到五斗。
各农户接到通知后,闻风而至,立即行动,有的拿扫帚,有的握铁锹,扫的扫,铲的铲,不到半天时间,村民房前屋后干干净净,道路上清清爽爽,村庄环境焕然一新。路边农户门前杂物堆放井然有序。
晚饭前,各甲长纷纷向保长汇报,各自陈述搞卫生的热闹情景,描述过程,呈报功绩。人人都谝自己甲的范围内卫生不留死角,符合要求,经得起检查。保长手提水烟壶正在“叭哒、叭哒”地抽着,听后频频点头,然后喷出几个漂亮的烟圈,遂心如意地说:“好样的,只要新任县官对我们村印象好,我决不会亏待你们。”
第二天早上,保长早早地骑着小毛驴到各甲检查,他认为迎接新县官非同一般,只有亲自查看一遍才安心定志。
秋日的早晨气候宜人,秋风轻拂,柳树飐飐,稻浪起伏,露珠晶莹。远山云雾缭绕,氤氲气象,宛若人间仙境;近处溪水淙淙,燕语莺啼,一派祥和景象。保长骑在小毛驴上摇头晃脑地沿着村道巡视着,心想,若新任县官对俺村印象好,肯定会夸我管理有方,将俺村树立典范,说不定会让俺兼个乡公所的议员呢,这可是心仪已久的事,到那时,地位更高权力也更大了。
由于心情特好,他仿佛觉得今年秋景特别美。
到了第五甲村民刘三古门前时,保长美好的心情突然间荡然无存,顿觉无比惊诧,骤生惝怳之意。因为路上有一坨正在冒着热气的鸭粪,肯定是刚屙下不久。保长瞬间怒不可遏,心想幸亏自己趁早查看,否则被县官看到,讵不给俺村里抹黑了吗?想到这里,他叫人马上把甲长叫过来。
第五甲甲长听说保长唤他,他估摸不透是何事,只得屁颠屁颠一路小跑,不到5分钟就到了。他点头哈腰地谄媚说:“保长大人,你老这么早来俺这里巡查啦?”保长虎着脸指着那坨鸭粪对他训斥说:“这是怎么回事?”甲长看到那坨鸭粪,顿时吓得六神无主,结结巴巴地说:“我昨天对他们交待得很清楚的,怎么会这样?”接着他大声喊道:“刘三古,你给我马上过来!”。
刘三古此时正在吃早饭,听到甲长叫他,马上放下饭碗,慌慌张张地从屋子里跑出来,看到保长甲长都在,顿觉惶悚不安,正要问甲长有什么事。甲长虎着脸指着地上的鸭粪训斥他说:“我昨天同你说得那么清楚,谁家门前路上若有垃圾或家禽家畜的粪便,罚谷五斗。你是否家里谷子太多了?”
刘三古哭丧着脸说:“保长大人,甲长大人,冤枉啊,我只有鸡,没有鸭,昨天你和我说了后,我的鸡都关在笼子里呢,这肯定是隔壁黄小毛的鸭屙的。”甲长说:“我昨天同你说的不是谁的鸡谁的鸭屙的,我说的是若你家门前路上。你自己看,这是不是你家门前的路上?”接着他说:“当然,黄小毛也得罚,你们各罚五斗谷。”说后他大声地叫着:“黄小毛,你给我马上过来!”
此时黄小毛刚从地里干活回来,听到甲长叫他,不敢怠慢,手还没来得及洗就赶过来了。甲长虎着脸指着地上的鸭粪对他训斥道:“你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同你说过的事怎么这么快就忘掉呢?”
黄小毛一脸委屈地说:“真是冤枉我了,你昨天和我说过后,我就将鸭子关在猪圈里了。怎么会到这里屙粪呢?”甲长问:“你这几户人家还有谁家养鸭?”黄小毛说:“我左边第三户的李寡妇也养了几只鸭的。”
听说李寡妇也养鸭,甲长的口气不再那么强硬了。他对刘三古说:“罚你的五斗谷等会赶快送过来,关于谁的鸭屙的,待我查实后再处理。”刘三古赶紧回去拿扫帚和水桶,将鸭粪边冲水边扫干净了。
保长虎着脸对甲长说:“此事应谨慎妥善处理,既要达到目的,又不能让邻居之间为此事心生罅隙。这时,一位年近五旬、商人模样的中年人骑着毛驴经过此地,他见这几人为路上一坨鸭粪这么认真,便说道:“我经商走南闯北,走过无数村,阅过无数人,还没见到对路上一坨鸭粪如此认真。”保长觉得此人之言倒令人欨愉,于是对他作揖后说:“这位客官,不瞒你说,新任县官今天要来俺村视察,我们村卫生一向都是全乡先进,村民安居乐业,无有啙窳偷生之辈,今天理应更加重视清洁卫生,让县官大人心情愉悦,心满意足。”
中年人说:“你们村已经是很不错了,卫生环境整洁,庄稼长势喜人,户户炊烟缭绕,村民安生乐业。不错,不错!”说后他骑着毛驴离去了。
保长边巡查边在村口路上迎接县官的到来,可是等了一个上午,不见县官的影子。此时日轮当午,看样子县官不来了。保长这么想着,这才想起早饭还没吃,肚子已经在抗议了。
几天后,乡公所召集各村保长开会,会上乡长对南山村表扬了一番,说南山村保长治村有方,村庄卫生非常整洁,新任县官对南山村工作很满意,号召各村要向南山村学习。决定对南山村保长奖励一百块银元。
南山村保长听后一头雾水,心想,县官没到俺村,怎么对俺村这么了解?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吴贤林


作者简介



吴贤林,男,本科。中国微小说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先后在市级及以上刊物发表文学作品300余篇。著有散文集《岁月印记》和长篇小说《乡村往事》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