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利文学 -> 小说 > 正文

【水缘文学•微型小说】意外之喜||铁城(重庆)

更新时间:2024-05-15 21:02:13 来源: 作者: 浏览49次 文字大小:

微小说

意外之喜
文/铁城
“五、一”临近,医院决定举行一次歌咏比赛,要求每个科室必须演唱一至二首歌曲,这可急坏了一窍不通,浑身上下从里至外都无一星半点文艺细胞的外科主任包禧。
包禧五十有余,个头不算太矮,胖得有些出奇,长年累月蓄着一头男式短发。
虽说包禧的长相有些不男不女,但业务一流、技术过硬,是全院独一无二的专业标杆。加上她逢人爱笑,语言诙谐,很是逗人喜欢。全院职工都说只要有包禧,大家都欢喜。恐是上天有意安排,在她呱呱坠地后,父母就给取了个单名一一包禧。
接到院工会举行“五、一”职工歌咏比赛通知后,包禧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自己的科室自己清楚,全科室30余名医务人员,没有一个喜欢唱歌跳舞,更不说还要上台参加比赛。
比赛的头天晚上,包禧将值班人员除外的24名科室人员,召集到医院楼顶露台,熬更守夜、如此这般地排练了一番。最后强调:上台后人人必须精神饱满,个个保证声音洪亮!
第二天上午九点,医院礼堂座无虚席,人满为患。
随着台上器乐和歌声的响起,台下的掌声和吆喝声,也一浪一浪地高潮迭起。
轮到外科队上场时,人们只见矮胖矮胖、满脸是笑的包禧主任带着一队素颜、素装人马疾步冲上舞台。
未待全体队员立定站稳,包禧就在没有任何伴奏的情况下扯开嗓子,手舞足蹈地领唱道:“奶奶喂了两只鸡呀!”
“什么鸡?什么鸡?”队员们也学着包禧的模样,手舞足蹈地唱着问包禧。
包禧应答道:“大母鸡和大公鸡呀。”
“大母鸡,大公鸡。”队员们重复着唱。
包禧又接上:“一只白天忙下蛋呀!”
“哎嗨呦,哎嗨呦”台上台下的人们一齐附和着。
“一只清早喔喔啼呀!”
“一只清早喔喔啼喔喔啼。”众人依旧跟随着齐声附和道。
此前,包禧不知道院工会担心比赛现场冷清,通知了幼儿园全体师生参加观看。她更不知道,幼儿园各班,刚刚教唱过这首《喂鸡》的儿歌!
未待包禧和她的队员们回过神来,台下幼儿园方阵中,一个满脸稚气、长得肥头大耳的男孩接着又领唱起来:“我们家里喂了机呀!”
“什么机?什么机?”
“哗啦啦啦抽水机呀。”
“哗啦啦,抽水机……”
台上台下的人们,一个个点头哈腰,乐呵呵地齐声附和着,直到整首儿歌唱完,全场爆发出经久不息的阵阵掌声和欢呼声,将歌咏比赛推向了高潮。
看到全场台上台下,演员和观众混为一体唱和自如,又是鼓掌、又是吆喝的情境,包禧和她的队员们都认为是没搽脂抹粉,未穿演出服装把歌给唱砸了,一个个强装笑脸,唧唧咕咕你推我搡地回到了原位。
比赛结束,院工会马主席当众宣布第一名是外科演唱的《喂鸡》后,全场再次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包禧和她的队员们,个个都激动得喜出望外、热泪盈眶……。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铁城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铁城,正名余德成,群文副研究馆员。中国散文学会、华夏精短小说学会、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秘书学会副会长,曾任《办公室工作》杂志总编辑。出版报告文学集《我和我的老乡们》、社科论文集《探索之痕》、长篇通讯文集《笔尖下的传奇》、散文诗歌集《故土留痕》和短篇小说集《那年那月那些事》等专著五部。有诗文发表于《重庆晨报》《红岩春秋》《西部散文选刊》《作家新视野》《贵州民族报》《重庆科技报》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